外国网红在中国年入百万除了搞笑他们是如何赚

外国网红在中国年入百万除了搞笑他们是如何赚钱的?

  当“老外飙汉语”“老外在中国惊呆了”这些梗,都被讲过很多遍的时候,年入百万的外国网红,还能怎样引起中国人关注?

  4月19日,讲述“洋北漂”的纪录片《HELLO,北京》在全国公映。可能是北京最有名的外国人江森海(Dominic Johnson-Hill),他又有了一个新身份——电影主演。

  在豆瓣上,这部电影的演职人员信息里,其他人都是半身照,但江森海的照片只有半个脑袋和一只耳朵,颇有几分荒诞色彩。不过,江森海本人对此倒不介意——活到这把年纪,再来拍电影,他早已放下了对“名气”的追逐。

  作为一名在中国创业超过20年的老外,江森海早些年就闹腾出了不小的动静。《鲁豫有约》的访谈对象、《职来职往》的评委,都让他声名在外。最火的时候,他一年要参与大大小小几百部综艺电视节目。不过,年过40的江森海,近来却越来越“安分”,这让他在新崛起的一批“洋网红”面前,显得有些另类。

  成名于哔哩哔哩上的新一代“洋网红”,更商业化,也更野心勃勃。他们大多为90后,对流量抱有极大的热情。这些“外国人”UP主不再依赖电视,而是通过短视频、直播等方式“笼络人心”,在挖掘国人的笑点和槽点上,不遣余力。

  以色列人高佑思的“街头刁难外国人”,拥有230万粉丝的山下智博,德国人阿福的“上海女婿”系列等,不但为他们带来了极高的人气,也造就了他们的“钱途”。据了解,头部洋网红,年收入至少在百万元以上。

  不过,盛名之下,如何持续挖掘中国人的兴趣点,也成了洋网红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当“老外飙汉语”“中西方文化差异”这些梗都被讲过很多遍的时候,这些外国人都在苦苦思考同一个问题:如何才能继续引发中国人的关注。

  1989年的央视元旦晚会,让中国观众认识了一个会用中文讲段子的加拿大青年“许大山”。

  元旦晚会的一夜成名,让大山的人生直接开挂。成名后的他,做主持、演电视、为文曲星等产品做广告。随后,他还拜师姜昆,并推出了自己的脱口秀品牌“大山侃大山”。

  其实,刚出道的大山,中文虽然字正腔圆,但还带着口音。不过,一个金发碧眼的青年戴着雷锋帽,穿着军大衣,喊出“我的妻管严又犯了”时,台下的观众还是笑得前仰后合。

  2018年底,年过50的大山在微博里上传了当年的小品视频,以一种怀旧的口吻写道:整整30年了,仿佛是另一个时代。

  对于像大山这样的第一代“洋明星”来说,那的确是值得怀念的时代。在很多地方条例里还写着“不许围观外国人”的上个世纪80年代,这大概是中国观众们第一次看到,外国人绘声绘色模仿中国人。在感觉新鲜、娱乐的同时,台下几乎笑出眼泪的国人,或许隐约还有一些自豪情绪。

  但今天,哔哩哔哩上的新一代外国“UP主”们(指上传短视频的人),无一例外,人人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不少还精通网络术语和某种方言。对这些外国人来说,语言能力仅仅是基础,真正引起吃瓜群众注意的,还是他们诠释中国人笑点和槽点的独特方式。

  “中西文化差异”显然是洋网红们用得最顺手的一招,而这些创意,很多来自他们的亲身经历。随着外国人越来越深地融入中国生活,他们对“文化差异”的观察,也早已告别了“中国人吃饭用筷子、过年吃饺子”这些表面现象。

  德国网红阿福最广为人知的几个搞笑视频,就是吐槽自己身为上海女婿的“囧”境。和妻子恋爱时,阿福想给未来的丈母娘一家送春节礼物,找她商量。当时,女朋友说:“中国的春节就像德国的圣诞节,我爸爸喜欢中华,妈妈和外婆你看着办。”不明就里的阿福就送了准丈母娘一棵圣诞树,准岳父一条中华牙膏;外婆的礼物,则是一口德国制造,精准漂亮的钟……在遭白眼、被轰出家门之后,阿福学乖了,送了中华烟、车厘子和帝王蟹。

  “解密”系列,则是洋网红们擅用的另一种方式。通常,这些外国人会以“卧底”身份,前往外国超市,为中国消费者揭露“高端”洋品牌,在国外的真实价格。中国消费者惊讶地在郭杰瑞、“Real信誓蛋蛋“等UP主的视频里看到,在美国只卖18美元的李维斯,在中国卖到了599人民币;而售价不过几欧元的法国葡萄酒,在中国超市卖到了几百元人民币。

  和“文化差异”系列相比,“解密”系列往往不好笑,但是迎合了当下中国人的心态。经过“海淘”“代购”“跨境电商”洗礼之后,国人对外国品牌越来越了解,也越来越渴望信息的对称。因此,这类揭露“价格歧视”的视频,往往能在中国引发不小的讨论和关注,为UP主们获得不错的点击率。

  “对比”系列,也常常出现在洋网红的视频里。“Real信誓蛋蛋”曾在一个视频中大夸中国的移动支付伟大,称每次回到法国,就感觉落后了十年。这个视频还得到了马化腾的回应,让法国网红走上了人生巅峰。此外,《英国佬试吃中国包子,称英国包子都是垃圾》《美国人数学究竟怎么样》等,都是洋网红们创作的“对比”系列。

  不过,此类视频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有人认为,洋网红对中国一味“无脑瞎吹”的方式,已尽让他们审美疲劳,甚至反感。一位网友留言“外国网红想在中国混,只懂讨好吹捧中国是不行的,多生产优质内容,才是王道”。

  这些年,头部洋网红基本上已经形成了个人风格,比如“歪果仁研究会”的街拍采访系列,郭杰瑞的“美国吃货吃遍中国”系列等。但如何避免中国观众的审美疲劳,不断推陈出新,则让UP主们辗转难眠——毕竟,在互联网的世界里,流量和收入是直接挂钩的。

  阿福曾在一段视频中,吐槽过自己的创作焦虑。他说自己几年前刚刚开始拍视频的时候,仅仅是为了好玩,工具也只有一只手机。如今,不但前期拍摄有灯光、音响、镜头等五六件工具,还要后期剪辑,做无厘头的动画等。至于内容,则更让他头疼:中德文化差异?做过很多次了;德国人在中国的体验?做过很多次了……最后,他索性把自己“焦虑到便秘”的状态拍成了一集视频。

  “歪果仁研究会”创始人高佑思也透露过拍摄的艰难:一般来说,要成功街采50人,才能选出既好玩又有信息量的10位,剪辑成短片。但是,街采的拒绝率很高,想要采访到50人,他们至少要找150人,而这样的视频,他们一周要出2-3个。

  一开始,高佑思在老外聚集的五道口“抓壮丁”还不算太难,但随着“歪研会”越来越有名,大家都知道这个小哥专门为难老外,比如,会让他们为“明明明明明白白白喜欢他”这样的句子断句。后来,外国人见了高佑思就跑,成功率也越来越低。

  在中国创业两年多,拍了很多“好玩”的视频之后,94年的以色列小哥开始思考,如何在内容上,从“好玩”向“深度”转变。而这,也是很多洋网红思考的方向。

  在高佑思的记忆中,多年前,就有中国电视台做外国人节目。当时,中国人对老外的兴趣还集中在“你们国家怎么样”上,但如今,国人早已走过了“猎奇”的阶段。

  此外,对高佑思们来说,洋网红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当“好玩”的老外视频越来越多,只有实现了从“好玩”到“深度”的转变,才能保证自己不会从头部网红的位置上滑落。

  在“歪研会”首席运营官张希曼看来,这种“深度”应该是外国人对更深层次中国文化的接触和体验。未来,他们会考虑让外国人去当快递员,去乡村支教,去做淘宝店主等,更深入地去挖掘中国人当下的生活状态。

  作为前辈,江森海当年的变现路径,有些不可思议。2007年,卖文化衫的江森海,上了《鲁豫有约》。当时,他穿着一件印有“收药”字眼的T恤——这是江森海从电线杆小广告上得来的灵感,只不过,下面的那一行电话号码,被他换成了自己的手机号。据说,节目播出后,江森海的电话就被打爆了,而他,也因此收获了第一个批发客户。

  江森海表示,其实并不想出名,但他的故事“自带流量”。出生在英国贵族家庭的江森海,住豪宅,在著名私立学校上学,但他却放弃了一切,闯荡中国。物质条件充盈之后,中国人越来越向往这种自由、冒险的生活态度,所以直到今天,江森海依然没有“过气”。电视和平面媒体的持续曝光,也让他的淘宝店和实体店收获了更多顾客。

  但和如今的年轻洋网红,却让江森海有种“廉颇老矣”的感慨,“那些年轻人会做短视频,会拍抖音,而我,都不会”。

  记者试着联系多位洋网红,但回复邮件的,多为中国经纪人。一家运营机构表示,自己旗下有5-6名“洋网红”,但是要付费,才能安排采访。记者询问采访费用时,对方报了一个不算特别火的网红名字,表示要收取2000元。另一家运营机构则直接拒绝了记者希望采访旗下一位非洲网红的想法,称其“还没有在中国市场做出太好的成绩”。

  除了中国经纪人和运营团队,洋网红还有内容创作团队。高佑思透露,“歪研会”团队有20个人,除了自己和两个朋友,其他全是中国人,毕竟“中国人更了解中国”。

  相比之下,在B站拥有230万粉丝的山下智博,是屈指可数的几个只靠自己,没有团队的UP主。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山下远离商业化。恰恰相反,山下的视频,常常推日本巧克力、中国五常大米等产品。有媒体爆料,山下智博年入超百万,而且只要给自己发工资就行。

  品牌植入,是大部分洋网红变现的模式。阿福曾有个吐槽上海拍车牌“比在德国中500万彩票大奖还难”的视频,前面吐槽吐得欢,最后竟跳出了一个新能源汽车的广告,不少网友大呼“猝不及防”。英国网红杰里德《老外刚来中国VS老外在中国呆了一段时间后》系列,也跳出了男士洁面奶等不同产品的广告。“歪研会”则先后植入过美颜相机、探探、美图、ofo等品牌的广告。

  不过,和一般的洋网红比,高佑思还有张王牌——他爸爸。2016年,高佑思的父亲,英菲尼迪私募股权基金创始人高哲铭,以“天使”的身份,投资了儿子的项目。2017年,“歪研会”又迎来了第二轮融资,不过没有公布投资者身份。

  在变现路径上,人气一直很旺的阿福,也更有想法。接近阿福的人士表示,最近他写书、开讲座,还在筹备自己的跨境金融服务公司。而在一些品牌的直播现场,也可以看到这个德国小胖哥的身影。

  27年前,江森海刚到中国,觉得老外找工作很容易。那时,他在酒吧遇到了波音公司的高层,结果第二天,他就成了对方助理的英语老师。不过,除了教英语,当时几乎没有工作机会是向老外们敞开的,他们要融入中国主流社会,也异常艰辛。

  但今天,真正有实力、有一技之长的老外,却在中国迎来了最好的时代。江森海的老外朋友圈里,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短视频、直播、淘宝等线上平台,获得了新的生活体验;而在线下,也不乏这样的机会——江森海有个委内瑞拉朋友,曾经,他在北京找不到任何工作,只好去开餐厅,但如今,他那具有异域风情的餐厅,已经成了当地的一个连锁品牌。

  现在什么最赚钱啊